×
×
中文 / English
搜索
扎克伯格野心勃勃的机器人管家计划 开始即遭遇六大挑战
2016-01-28


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不久前宣布,新年的目标是为自己家里开发一个机器人管家。1月3日,他在Facebook上发帖说,他要“开发一个简单的AI助手,可以帮到家里,帮到自己,帮到工作。”



  这个工程显示比他之前定的目标要大得多,以前他只是计划每天见一个新人,学学普通话。机器人是速度游戏,也是不完美的艺术。扎克伯格要在个人追求和AI之间架起一座桥梁。


  但是扎克伯格的目标显然面临一些挑战:


  1、图像识别技术不好

  在帖子中,扎克伯格说他想教自己的管家识别朋友,只看看脸就能让他们进来。这个想法面临几个问题。第一个问题,面部识别技术还远未成熟,Facebook用这门技术为图片作标记,但动不动就会认错人,总之不那么完美。原因可能是因为图片质量不行,也可能是因为戴了眼镜、太阳镜、帽子,或者是因为灯光问题。谷歌的自动标签功能也习惯于将黑人标成“大猩猩”。第二个问题,机器人也许可以进行面部识别,但有多少人真正愿意未经自己的允许让别人进入家中?照推测,虚拟管家会和普通管家一样让客人在客厅区域等待,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应门,然后让他们进来?


 2、机器人移动功能还不够好

  现在的机器人可以进行一些令人信服的对话,一旦失去控制或者跳出工厂,用“手”做事就变得十分不在行了。


  看起来扎克伯格的“管家”不可能是物理实体,它在工作上帮不了太多忙,比如打扫卫生,当客人获准进入家中,它也无法阻止不懂礼节的家伙进入私人房间。


  3、物联网仍然很糟糕

  扎克伯格解释说,他开发人工智能助手要从已经有的东西开始,他还暗示会利用物联网方面的产品和服务来开发。物联网将无生命的东西通过网络连接起来,用智能方式操纵。遗憾的是物联网仍然处在初级阶段。


        就目前而言,易受攻击的网络、不安全的连接、连基本事情都做不好的产品阻碍了物联网产业的发展。语音识别(许多WI-FI联网设备依赖它)在不需要时也会打开,它会存储语音信息,这些信息任何人都可以听到。消费者往往会有这样一种感觉:靠这些东西还不如自己亲自上阵。


  4、假设你的孩子和AI在一起,你放心吗?

  很显然,人工智能管家应该是负责任的,只有这样,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才能知道女儿的房间发生了什么,知道他们应该知道的事。在判断女儿是否安好上,扎克伯格可能无法信任机器人,不会让机器人来作关键决定,最终,机器会沦为监视器,孩子的房间一有响动就通知扎克伯格。这应该是肯定的事。


  5、机器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呢?

  人们开发的机器人越来越多,有一点也越来越明显:我们的偏见延续下来。从最基础的层面看,我们创造了与我们自己外观行为相似的机器人。还有一个趋势,那就是开发性感的女性机器人来提供语音自助服务和担任接待员,让男性机器人从事体力劳动并拥有完整的精神活动。第一个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人会是男性机器人,这样的预测是合乎逻辑的。扎克伯格设计的机器人是女性机器人吗?她会做现有的劳动吗?


  根据牛津大学的报告,未来20年英国三分之一的工作将面临电脑化的风险。一些备受尊敬的经济学家也警告说,本世纪机器人将接管中产阶段的工作,正如中国产级在上个世纪接管手工劳动一样。


  正因如此,为机器人配上女声才成为一个问题,正如过去人们争论哪种工作应该男人做哪种应该女人做一样。


  6、我们为什么要一个科学助手呢?

  聘请一个真人助手,它可以做AI所能做的工作,速度更快,比你自己设计一个机器人还便宜。扎克伯格显然认为这是一个智力难题,他显然很喜欢自己写写代码,而不是与公司的开发者合作,这从帖子的措词可以看出来。


  可能他有“上帝情结”,毕竟他富可敌国,资源和专业知识都足够,完全可以自己开发机器人。也许扎克伯格在观看《机械姬》时才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,因为他从奥斯卡·伊萨克(Oscar Isaac)扮演的搜索引擎亿万富豪身上找到了灵感,电影主角建立了“Blue Book”,他也准备开发AI


收集整理:HRG新闻采编 王玉国 

Copyright © 2016.哈工大机器人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.